“宝贝,学校那边不如直接办休学,咱明年再参加高考?”原母小心翼翼地问自家闺女。

原德春也道:“咱们舒儿如果复读一年,明年绝对能考上A大!”

正在用餐的南鸢一顿,这才想起,原舒刚过完十八岁,高三还没念完,而且再过两个月就是高考了。

这几天没去学校,是因为原母已经帮她请了假。

呵呵,这不就巧了。

刚在小恶鬼面前承诺了要考个状元上府提亲,现在的状元可比古代的状元难多了,毕竟人口基数摆在那里。

两个月时间,不长不短,正正好。

原母听她说不用办休学,只请个长假就好,欲言又止。

“妈妈。”南鸢突然叫她一声。

这一声妈妈把潜水的小糖吓了一跳。

万万没想到,有朝一日,鸢鸢这样的大佬居然也能叫出妈妈两个字,毕竟以前光一个妈字鸢鸢都要纠结半天。

南鸢对原母微微一笑,“有件事我一直瞒着你和爸爸,你是不是觉得我最近性格变了很多,其实这是因为……”

不就是编故事么,见多识广的南鸢最不缺的就是剧本了。

十分钟后,原母心里那一点儿怀疑彻底没有了,并开心地掉了两滴眼泪,抱着闺女连喊了好几声宝贝。

原德春也在一旁笑道:“就说你想多了,你还不信。不过,我真是没想到我们宝贝女儿还有这样的奇遇,难怪女儿不怕这诅咒!”

等南鸢用餐结束,回到房间,小糖震惊道:“厉害了鸢鸢,这么离谱的谎话,你便宜麻麻和粑粑居然相信了?”

南鸢道:“还好,也就一般离谱,不过是不小心吞了一只开了灵智的珠子,性情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,我可以把这颗灵珠吐出来变得跟以前一模一样,但这颗灵珠能保佑我邪祟不侵,安然无恙度过这次劫难,他们这么疼原舒,当然不可能让我将灵珠吐出来。

我再对他们说说以前的事情,打打感情牌,加上他们潜意识里的自我暗示,他们自然会相信我的话。”

小糖服气了,“但是鸢鸢,等诅咒之力过去了,你怎么把灵珠吐出来?”

南鸢面不改色地道:“吐什么?灵珠已经与肉身融为一体,吐出来我就死了。”

小糖:……

鸢鸢不去当编剧真是太可惜了。

在南鸢同意之后,她被赵俊伟拉入了一个群。

群名:抵抗命运小分队。

名字莫名中二。

群人数二十一,正好是这次被诅咒之力拽入鬼域的所有倒霉鬼们。

赵俊伟的私信来的很快:大佬大佬,你把你家男朋友也拉进来啊。

南鸢回道:混熟了之后再说。

赵俊伟:……行吧。

其实原舒大佬跟他们也不熟,毕竟大佬总喜欢独来独往。

赵俊伟这次没死,但据这次死掉的同胞们说,大家在客车翻滚颠簸中砸向车头一端的时候,大佬和大佬的男友却将自己卡在了客车最后一排,然后在客车完全淹没之前,成功从车窗跳出去了。

牛得一批。

此时,群里成员正好在讨论这两位牛人,但讨论的话题很快就偏了。

群员1:原舒身边坐着的那个男人你们注意到了吗?真是太帅了,我敢打赌,他比娱乐圈里所有男明星都帅!

群员2:注意到了,我刚开始还以为是里面的NPC,纳闷怎么NPC都能这么帅,结果伟哥告诉我,说他是新加入的成员,现在已是原舒的男朋友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