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远知道自己不该问,但他实在有点好奇。

也是苏酥对他仿佛没什么底线的样子,还准他每日早晨按照原来生活的那样练剑。

所以他试探着问了苏酥,有关于摄政王跟她的关系。

“有人干活不是很好吗?不然我怎么当昏君!”

“你其实很信任她?”

“她确实干的还不错,你说呢?”

“可就算是这样,陛下也该上朝……”做做样子……

苏酥捂住他的嘴,“昏君的事儿你少管!”

时远:“……”

将苏酥的手拉下来,时远眯着眼问她,“可陛下,真的是昏君吗?”

苏酥震惊的看着他,“咱俩大婚也这么久了,我哪点不像个昏君?”

“这……”时远搜寻半天,语气迟疑,“后宫只有臣一人?”

“你傻了吧,就是昏君才独宠呢!”

时远沉默了一会儿,认真问道:“所以陛下是为了当自己心目中的昏君,才独宠臣一人吗?”

苏酥:“……”

“看来是了……”时远心情复杂的叹了一声气,“臣该庆幸,陛下理解的昏君是这样吗?”

“我要是充实后宫,你吃醋了怎么办?”

“身为凤君,怎敢拈酸吃醋。”

苏酥:“……”这话从你嘴里出来,真是一点可信度都没有!

“虽然知道自己实在不该如此想……”时远拥着她喟叹一声,“还请陛下保持住这份昏聩,独宠臣一人,就够了。”

苏酥:“……”不愧是你。

……

宫里待久了总归无聊,苏酥有时会带着臭小子出去。

大概时远是丞相之子,一开始倒是没人说什么,但几个月之后,让苏酥充实后宫的论调就出来了——不管女帝是不是昏君,延续一下皇族血脉依旧还是很有必要的!

露未晞作为摄政王,都有点顶不住了,进宫来叫苏酥自己解决!

反正都是玩游戏,露未晞觉得她没必要这样,“人进宫了你不管就是了,别让她们来吵我啊!还有说我是故意的,怕你有孩子……”能有孩子都有鬼了!

“有毛病,她们要是都怀疑你到这种程度,怎么不担心我有孩子以后你把我搞死啊,到时候你挟天子以令诸侯,天下更是你的了!”

“那种情况你要是死了,我的嫌疑也太大了,谁会干啊!”

“可你都这么野心勃勃了,还管别人怎么看呢?”

露未晞竟然觉得她说的格外有道理!

时远:“……”这俩人谈事的画风真是让人想象不到。

“而且,要是让人进了宫,朕还独宠凤君,到时候烦的就是我了!作为摄政王,你有必要跟朕一起承担!所以,不能让任何人进宫!”

“你家凤君现在的风评可不太好,他这专宠的有点过分了。”

时远面无表情的游离目光。

苏酥点头,“那就是了,要是后宫还有其他人,他的风评就更不好了,为了避免这种事情发生,更不能让别人进宫了!”

“但你都不上朝,天天沉迷温柔乡,压力都是我一个在抗啊!”

“拿出你摄政王的气势来啊!一个反派要什么名声!”

“谁说我是反派了!”露未晞无语的看着她,“我明明是女主!”

“啊?”苏酥一直没接收剧情,这会儿眨巴眨巴眼睛,“那你最后是夺我权了?”

露未晞皱眉看了她一眼,“你死的早,可不是我主动的。”

苏酥哦了一声,那寿命短的话,岂不是玩不了多久了?

“死的早?”一直沉默旁听的时远,忽然有些不能理解她们的话。

“咳,我先走了啊。”露未晞直接走人。

苏酥:“……”好,又到了解释的环节!

时远都没想到,摄政王能跑的这么快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