傅玉这会儿学了个乖,知道要当先响应,于是立即抢先朝着范长老走去,站在了他的身旁。

而梁诚则是不急不忙,从容不迫地也来到了范长老身边。

范长老看了看二人,然后开口道:“有道是养兵千日,用兵一时!老夫赐给你们那珍贵的清明灵乳,已经提升了你们的瞳术,现在是时候你们该回报一下了。”

梁诚开口道:“弟子先前协助王道友破阵,也算是小小回报一下了吧。再说还抢了傅师弟的风头,这次不应该再抢了。否则搞得傅师弟就像是没啥用似的,要是那样就不好了……”

傅玉一听这话,再也忍耐不住,立刻反驳道:“你才没啥用,你们一家都没……”

梁诚打断他的话道:“别给我扯家人!你行你上呗!先前你可是没出什么力。”

“嗯!傅玉,破阵的时候,你确实没有出力,这次就你先来吧!”

范长老用威严的眼神盯着傅玉,把他吓得脸一白,争辩的话也没敢再说出口,只得走上前三步,往先前范长老所指示的那条路运起灵目神通看去。

这时他非常卖力,生怕再搞出个一无所获,那肯定会被范长老嫌弃的。

只见他的一双眼瞳中冒出近乎一尺长的绿芒,额头也沁出了细密的汗珠,显然已经是竭尽全力了。

就在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傅玉身上时,站在一旁的梁诚映照在地上的影子似乎变得颜色更深了一些。

接着那稍显厚重的影子微微晃了晃,似乎有一部分没入了地下,拉扯得他整个身影似乎有一点点变形。

只是这些异状转瞬即逝,很快一切就恢复了正常,并没有一个人看到这个奇怪的情况。

这时傅玉已经收了瞳术,眼中放出来的那两道绿芒也渐渐消失了,接着他吁了一口气。

“看到什么了吗?”范长老一边打量着前方那灰白色障人眼目的迷雾,一边问道。

“禀报范长老,弟子看到这些迷烟般的雾气中,三三两两分布着一些奇怪的东西,它们是暗红色的,大小就像是猴子一般,跑动起来非常灵活。弟子以前并没有见过此物……所以不知道它们是否会攻击我们。”

傅玉一边向范长老禀报着,一边感到心中惴惴,他这次确实竭尽全力运起灵目神通了,也算是看到了一些东西,可是说不清楚这东西的来龙去脉,就不知道这样的观察程度在范长老这里能否过关了。

“嗯……你这次观察得还不错!”范长老先给出了个不错的评价,然后道:“这种红色的鬼东西,名字叫做血魅,它们是一种极端嗜血的魔怪!这样嘛,就有一好一坏两个消息要告诉你们了。好消息嘛,就是它们单个来看实力都不强!不过坏处嘛也是很明显的,那就是血魅从来都是成千上万只一起出现的!”

“啊……这!”傅玉显然被这消息吓坏了,他心想:“乖乖!要是血魅那么多,可怎么才能全身而退呀!可是看这架势,范长老肯定是要往这边去的。”

只是关于进退之事,还轮不到他傅玉来多嘴,所以他虽然心中发慌,可还是不敢多说一句话。

至于那些炼体士,听到前面的血魅竟然会有成千上万只,已经吓得他们脸色发白,心中感到亡魂直冒,只盼着能退却,离开这个秘境。

可事到如今,是进是退早已轮不到他们说话了。

于是他们只好在心中暗暗祈祷,希望死道友不死贫道,就算是要当献祭的祭品,也希望自己是最后被献祭出去的那一个。

梁诚的神情却风轻云淡,心神似乎已经去到了远方,但是他也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静静等着范长老的安排。

这时范长老又从挥手从掌心中召唤出一团白雾,将众人托举起二尺来高。

然后取出一枚明黄色的符箓,祭出之后化为了一个淡淡的光罩,将所有人都笼罩在里面,一如先前在花海中所做的那样。

接着范长老大手一挥:“走吧!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!”

可是这支队伍里想要得虎子的似乎不多,不愿意入虎穴的,却是不少。

但是其他人怎么想都没用,因为几乎所有人都在范长老的裹挟之下脚踏白雾往前快速飘去,根本是身不由己。

梁诚艺高人胆大,却是个例外,可他暂时不想擅动,于是也由着范长老安排。

很快,众人就一起冲进了前方的鬼雾中去了,接着,大家都感到一阵压抑,鼻端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,那气息闻起来像是一种淡淡的腐败味道,可是这股味道却让人血脉贲张,心跳加快。

范长老四个亲传弟子中的那个小胡子忽道:“这……这是魔气啊!”

“你说对了!这就是魔气,只不过这些魔气大多被老夫隔绝在外,能侵入护罩的只是一点点,否则这些四肢发达,头脑简单的家伙恐怕都会马上疯掉!”范长老慢慢解释道。

小胡子闻言不禁回头朝身后的那些炼体士看去,只见他们一个个都显得精神奋亢烦躁,眼睛发红,状态确实有些不对。

这时“吱”一声怪叫响起,接着“嘭”一下,好像是有什么东西撞击在外围的防护罩上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