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彦被扼住喉咙,完全无法呼吸。

“唔——放,放开彦彦,彦彦喘不过气……来,了……”时彦脸色涨红,拼命想扯开毕文的手,可是却完全没有用。

“毕文,你快松开彦彦!彦彦快被你掐死了!”以清赶紧上前去拉人。

唐宋见状也赶紧冲了上去,“毕文,你放开彦彦!”

“都给老子滚蛋!我要杀了这个小畜生!”毕文愤怒地一推。

唐宋趁机假势被推开,见到一旁废旧的桌子,突然心生一计,故意撞在了桌角处。

“啊——”

“宋宋,宋宋你没事吧!”以清见唐宋被推倒,担心地问道。

“以清哥,我没事,你快救救彦彦,我没关系……”

当时彦觉得自己快要被掐死的时候,毕文却突然晕了过去。

“彦彦,你没事吧?”以清将时彦扶起来坐好问道。

时彦开始拼命呼吸,好不容易缓过神来,“彦彦没事……”

“以清哥……”唐宋虚弱的声音响起。

“宋宋,你怎么样了?”以清跑到唐宋身边将人扶起,倚靠在自己身上。

“以清哥,宋宋好疼……”

以清一摸,唐宋的后脑勺全是血,“你流血了!不行,我带你去看医生!”

“可是彦彦,怎么办?”

时彦缓过神后,他惊恐地发现面前的毕文,一夜之间从肥胖变得骨瘦如柴,身后还有一团可怕的黑影。

时彦吓得往以清和唐宋身边躲去,“宋哥哥,以清师哥,彦彦害怕,能不能带彦彦出去?”

唐宋被以清抱着,被挡住的手暗暗收紧,但却语气温柔地对时彦说,“彦彦,对不起,毕文的父母现在认定是你害了他,所以宋哥哥没法救你,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,还有昨天晚上那个什么风医生,你到底认不认识他。”

“是啊,彦彦,不是师哥不相信你,只是你太过单纯,师哥怕你被坏人利用。师哥问过陈医生了,他昨天根本没叫什么风医生过来,而且他昨天好像也中了邪。”

“我……”时彦心慌了,昨天晚上那个医生是溟哥哥,但是他不知道带怎么和师哥解释关于溟哥哥的事,但是当时不是宋哥哥让他去找溟哥哥的嘛,他还以为宋哥哥认识溟哥哥的。

“宋哥哥,难道你不认识他吗?”

“彦彦,你胡说什么,我怎么可能认识那个人!”

“可是,宋哥哥,你忘记了嘛,当时不是你让彦彦去——”时彦话还没来得及说完,一对中年男女就冲了进了,女人一进来看到躺在地上的毕文就将人抱到怀里哭着喊道,“儿子,儿子你醒醒,别吓妈妈啊!”

“老公,你可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,你一定要给儿子报仇啊!”

“老婆你放心,敢欺负我毕建的儿子!我让他吃不了兜着走!”

“院长!我每年没少给你们学院捐东西,你们却让我儿子变成这副样子!”

这对中年夫妻就是毕文的父母。

学院的院长紧跟着赔礼道歉,点头哈腰道,“毕总,对不起,我们学院一定会治好贵公子的。不管多少钱,学院都会负责的。”

“你觉得我毕建缺你这点钱!”

“不不不,毕总,您当然不缺钱,我的意思是学院会负责的!”

“我只要你们将害了我儿子的罪魁祸首交出来!”

院长一眼看到了正在一旁吓得发抖的时彦,“就是他,小公子说昨天晚上就是遇到他才中了邪,一定是他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