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定魔海深处。

煞雾弥漫,浩渺无垠般的黑色海水汹涌奔腾。

苏奕一行人飞驰其中。

在庄壁凡掌间,定海分水珠流淌着亿万如水流般的幽蓝霞光,将他们一行人笼罩其中,一路乘风破浪。

此宝极为神妙,可让万丈范围的海域风平浪静,也可镇压藏匿在深海中的恐怖妖兽。

尤为重要的是,凭借此宝,让修士在潜入大海深处时,如履平地,浑不受任何影响。

“逃!快逃啊——!”

一阵急促的大叫从远处海域响彻。

远处有一道道遁光破空,一群修士仓惶逃窜,惊恐不安。

在他们身后,海浪汹涌,飓风肆虐,一头巨大如山岭般的骨鸟,拍打着翅膀在追击。

那骨鸟气焰滔天,眼眸似一对血色湖泊,双翅拍打时,有滚滚血色雷电奔涌而出,毁灭气息惊人。

它所过之处,天穹都似要被掀翻,海水席卷起肆虐的乱流,那等威能,动辄可镇杀归一境界王!

“不——!”

一个界王境人物发出凄厉的惨叫,躯体被一片血色雷霆轰碎,形神俱灭。

“活得不耐烦了吗,还不快逃!?”

当一个手握大戟的中年看到苏奕一行人朝这边掠来,不禁厉声大喝。

“这家伙心肠倒是不坏。”

庄壁凡嘿地笑起来。

“按他们的速度,不出片刻,就会被那只骨鸟追上,有死无生。”

魏山飞快道。

他看得出,实力悬殊太大,那些修士根本不可能逃出生天。

“苏叔叔,咱们要不要帮忙?”

冥王一对美眸看向苏奕。

苏奕唇角不易察觉地抽搐了一下。

这一路上,冥王似乎已经接受了自己是她长辈的事实,在叫自己叔叔时,那叫一个自然。

“路见不平拔刀相助,本就是行善之举,为何不帮?”

苏奕说着,袖袍一挥。

一道充盈着轮回气息的剑光掠空而去。

砰!!

远处,那如若山岭大小的骨鸟躯体猛地一僵,而后轰然炸开,四分五裂。

那些正在逃亡的修士皆震惊,瞠目结舌。

那等恐怖的一道逝灵,就这般被抹杀了?

当他们回过神时,苏奕一行人早已消失在茫茫大海深处。

……

接下来的路上,苏奕一行人遇到了很多类似的事情,渐渐地已经见怪不怪。

有时候遇到一些修士遇险,苏奕也不介意顺手帮一把。

在此期间,苏奕也终于印证了一件事——

轮回的力量,专门克制逝灵!

其实,早在天祈星界乌鸦岭闯荡时,苏奕就已经发现,轮回的力量在斩杀逝灵时,能够发挥不可思议的妙用。

而如今,他只不过是进一步验证了此事。

“一切逝去的,皆将被终结,当初戏法师就曾施展神通,重塑过去岁月中的人和物,但面对轮回奥义,皆如镜花水月,一戳即破。”

“而在对付逝灵上,轮回同样有着无与伦比的威能,这是否意味着,但凡针对过去的力量,轮回皆可镇杀?”

苏奕思忖。

他掌握诸般至强法则,可唯独在参悟轮回和玄墟这两种大道法则上,感到极为吃力和艰涩。

哪怕时至如今,他对这两种大道法则的掌控,都还不曾达到小成地步。

这无疑彰显出,轮回和玄墟奥义是何等超然,远不是这世间一般意义上的至强法则可比。

在和当世大敌厮杀时,无论是飞光法则、还是玄禁法则,皆比轮回奥义更好用。

可在对付一些堪称诡异和不详的力量时,轮回则往往能爆发出超乎想象的威能。

除此,玄墟法则也很特殊,这种来自命运长河上的大道,威能本就恐怖之极,但此道最大的妙用,则在于淬炼和巩固自身的道基!

“那是一座神山?”

忽地,庄壁凡惊讶出声。

远处海面上,竟然出现一座绵延起伏的大山,山势雄浑巍峨,通体呈黑色,寸草不生。

一眼望去,竟看不到尽头。

“那便是在星空各界令人谈而色变的‘黑鼋山’。”

苏奕眼神泛起一丝恍惚。

当年,观主就是在此地,以人间剑把星河神教教主渔夫彻底镇压于此。

黑鼋山!

众人心中凛然,明白过来。

传闻中,黑鼋山是由太古时期的一头黑鼋的尸骸所化,那黑鼋躯体足有八千里之大,四蹄如擎天之柱,头颅都堪比一座巨大的山峰。

“嗯?”

忽地,苏奕注意到,和当初相比,黑鼋山明显不一样了,那绵延起伏的山体上,竟有许许多多的裂痕出现。

一阵阵凶煞邪祟的气息,从那些裂痕中涌出,如若浓郁的狼烟般冲霄而起,把那天天穹都染成黑色。

远远一望,黑鼋山宛如笼罩在如墨般的暗夜中,令人心悸。

“走,过去看看。”

苏奕思忖时,已带着众人朝黑鼋山上掠去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