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]

我没想到和墨修会有这种,趁着我眯眼来偷香的时候。

但听他发问,扭头看了一眼窗外已然浓得伸手不见五指的白雾,更甚至里面已然有着嘶嘶的蛇吐信声传来。

上次白雾之中,根本就没见风家的保安,好像都昏过去了。

风望舒和风升陵刚才来的时候,白雾初生,有披帛护身,还是服了药。

证明风家这些守在小区的保安,至少都服过药,才能对抗白雾的。

或者就是全部都只是在装!

要不然半年来,晚上巡逻都出事,怎么会没有发现异常。

只不过是被中层压了下来,没有让风羲她们知道罢了。

我听着墨修的发问,轻叹了口气:“她来不了。”

风望舒成长的环境真的太舒适了,对上有风羲护着,处处提点,对外上有风升陵,处理这些那些锁事,无论她要做什么,都是一句话的事情。

如若风平浪静,她顺利继承家主之位,以她的大局观和心性,会是一个守成之君,是风家的好家主。

可现在这样的情况下,她终究太弱了。

就和风羲一样,没有杀戮之气,也没有断腕之心,很难下定决策!

墨修步步紧逼,就是让她看清事实。

就算到我们面前,风望舒依旧没有绝对的话语权利,依旧会受风升陵的影响。

墨修说得没错,主弱臣强,内乱已成必然!

所以墨修才会将时间,定在小地母出现之前,逼风望舒下决定,逼那些内鬼出来。

清水镇所有人都死了,龙夫人不可能没有感觉。

小地母这么重要的存在,她都没有出现,也没有带走小地母,肯定是另有安排的。

所以我和墨修,只需要等那些人将风望舒控制好,自己出现。

不过也好,大战之前,清理掉这些人,也免得再在后面搞事情,背后捅刀,最为凶险。

我反手捂着小腹,苦笑道:“风望舒是在风羲死前,最后一个见过她的人。风羲告诉她,再也没有华胥风家了,就已经暗示她这个少主,不用做了。”

她将这话对我转叙了,可心里却依旧记得风家。

她和风羲一样,将这条披帛象征性的给了我,却在我送她出去后,她拿披帛裹着我。

但在墨修带我离开后,却再也没有提到过要给我了。

在她心底,这条披帛,依旧是风家的,是她的。

就像风羲,她几次提到让我继任风家的家主,更甚至几次想将那条披帛给我,可我拒绝,然后她就没有决心。

风羲,或许和谷遇时一样,活得久了,就能预见些什么。

而且她和谷遇时一样,身上开始有了变化。

但风家依旧是庞然大物,风羲就算知道要下狠心,可依旧舍不得。

相比于谷遇时以命相拼,为了护住巴山,直接断了整个射鱼谷家的嫡系,强行将巴山托付给我。

风羲和风望舒,终究还是少了些决心,和诚意。

我突然感觉有点可惜了,风望舒如若被擒,怕是最后的结局,好一点就是和阿娜一样,差的话,她就是另一个龙浮千。

毕竟她的血脉,决定了她的结局。

正想着,就听到外面,传来了叮叮咚咚的响铃声。

这声音有点突兀,就像是无数的铜铃同时震响,声音无比的整齐。

窗外的白雾瞬间就欢喜了起来,直接一缕缕的聚拢,变成一条条的触手,在空中宛如一只长着触手的白色怪兽,胡乱而缓慢的挥舞着。

“来了!”墨修低笑一声,朝我道:“我出去看看,你在这里?”

风望舒和风升陵去追责,其实根本就不用出这个小区,就在小区外就可以了。

这小区的事情,都是那些中层掌控的,所以来去都很快。

但墨修要大战,我在这里躺着,也不太安全。

那些衣柜里,能有魂愿出来,而且引着血虱进去,肯定是有什么秘术通道的。

我现在这样子,其实也没有自保的能力。

就算动用风望舒那张符纸,难道让那些玄门中人,来喂小地母?

我看着那在空中聚拢的白雾,朝墨修道:“劳烦蛇君带我出去吧,你解决这些风家人,我去安抚住小地母,分工合作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